蒼蠅具有傳播非洲豬瘟病毒到農場的能力

匯軒產業知識 2019/08/26

理論上,豬可以通過吃到受感染的蒼蠅而感染非洲豬瘟病毒。丹麥研究員通過穩定的果蠅進行實驗得出了這一結論。這一實驗結果可以解釋為什麼在夏季波羅的海周邊國家採用高生物安全措施的豬場也爆發非洲豬瘟疫情。

By Anja Pernille Jacobsen, Correspondent

Rene Bødker博士曾與波羅的海各國家的農民以及感染非洲豬瘟病毒的東歐其他國家合作。長期以來,他一直在與丹麥技術大學國家獸醫研究所合作,試圖在影響畜群之間感染的因素中找到一個模式,以幫助未受感染的畜群免於非洲豬瘟病毒的感染。眾所周知,非洲豬瘟病毒通常藉豬與豬之間的身體接觸,或如果豬吃了受感染的食物而傳染。

在這個過程中,蒼蠅的角色引起了他的興趣。他說:「波羅的海周邊國家的豬場有非常高的生物安全性,其中許多豬場甚至高於丹麥的豬場。豬場皆以籬笆圍起來,禁止載運動物、飼料等的卡車通行。最近,他們之中的一些人在畜舍通風系統中安裝了蒼蠅過濾器,以防止感染了非洲豬瘟病毒的蒼蠅進入,但仍染感染了病毒。但是要把蒼蠅趕出畜舍是很困難的。有一件事證明感染了非洲豬瘟的蒼蠅為帶原者,那就是為什麼在夏季似乎有更高的非洲豬瘟感染率。」

這種爆發方式在受到良好保護的豬場是不可預測地發生,這提供了更多理由使得Rene Bødker博士懷疑蒼蠅的影響。他說:「在所有研究過的國家,都能發現感染非洲豬瘟的野豬在封閉的牧場外遊蕩。不同群體間的野豬都是通過直接接觸被感染。但是,吸血蒼蠅(Biting flies)也被視為其中一個原因。雖然,吸血蒼蠅(Biting flies)並沒有很大的生活空間。

Rene Bødker Bødker博士在波羅的海的非洲豬瘟豬隻掩埋地清空一個捕蠅器

蒼蠅作為機械性病媒

吸血馬蠅(Tabanidae虻科)被認為是病毒病原體的「機械性病媒」。這些蒼蠅在牧場附近的半水生棲息地生存,在進入有家豬的房屋之前,牠們可能與已感染了非洲豬瘟病毒的野豬有過接觸。

這些蒼蠅通常不在家豬畜舍內生活和繁殖。然而,萬一這些蒼蠅進入豬舍,牠們大到足以被豬追逐和被吃掉,或在餵飼料時意外被豬隻吃下去。這可能是這種疾病從野豬傳播到畜群的一種方式,也解釋了歐洲在夏季爆發大規模疫情的原因。

為了驗證這個假說,Bødker博士和他在大學的同事通過口服蒼蠅來研究非洲豬瘟在豬之間的傳染,這些蒼蠅皆事先以感染非洲豬瘟病毒的豬隻之血液餵養。

通過攝入畜舍中的蒼蠅感染非洲豬瘟病毒

研究人員使用較小的廄螫蠅(Stomoxys calcitrans)作為以豬血餵食蒼蠅的模型,因為他們很容易被捕捉和餵養。實驗顯示,通過攝入以摻加感染非洲豬瘟病毒的豬血進行餵養的廄螫蠅,豬很容易感染非洲豬瘟。實驗共分為3組,每組4頭豬。

Stomoxys calcitrans 廄螫蠅特寫,為此研究中使用的蒼蠅類型
第1組,在第6天至第17天後,共有3頭豬出現不同的非洲豬瘟病毒臨床症狀(發熱、厭食、抑鬱、抽搐、嘔吐等)。分別於接種後第9、15和17天對動物實施安樂死。這3頭豬也在血液中顯示出非洲豬瘟病毒的DNA。第1組中的最後一頭豬臨床是健康的,但在血液中有檢測到病毒DNA。

第2組和第3組中,總共7頭豬在第5-6天或第11-13天出現非洲豬瘟的臨床症狀。他們分別在第7天和第12-14天被安樂死。這7頭豬在血液和血清樣本中也含有病毒DNA和傳染性非洲豬瘟病毒。

第2組和第3組中只有一頭豬在試驗期間沒有出現非洲豬瘟的臨床症狀,並且在試驗後血液中也沒有出現非洲豬瘟病毒 DNA。12頭豬的血清中均未檢測到抗非洲豬瘟病毒抗體。在每一組中,一些豬的感染時間延遲表示只有25%(第1組)和50%(第2組和第3組)的豬通過口服此病毒感染。其餘的豬很可能是經由與同組中被感染的動物接觸而被感染。

劑量、蒼蠅和距離

根據該領域較早的研究,考慮廄螫蠅攝取了多少血液、咬一口血液病毒力價為5.8log10TCID50的感染非洲豬瘟病毒豬,一隻蒼蠅可以攜帶3.8-4 0log10TCID50,這相當於口服接種感染的劑量。虛弱的動物會被更低劑量的病毒感染。虻科攜帶的血液比廄螫蠅多五倍,這表示它們對豬的風險更高。

Bødker博士和他的團隊表示吃了吸血蒼蠅不太可能是野豬之間或畜舍內家豬之間傳播非洲豬瘟病毒的常見途徑。然而,他們認為結果表示蠅科(Stomoxys)蒼蠅可能是短距離傳播非洲豬瘟病毒的可能途徑,而較大的蒼蠅,如虻科(Tabanidae),可以解釋一些較長距離非洲豬瘟病毒傳播的例子(例如從野豬到農場)。

一個實驗結果—非實際應用

在評論結果時,Bødker博士說:「豬隻在實驗室中可經由吃了被非洲豬瘟病毒感染的蒼蠅而感染,但這並不代表這種情況很容易發生在畜群中。感染途徑受到農場許多因素的影響,這也解釋了在有非洲豬瘟病毒爆發的國家中,畜群之間感染傳播不一致的現象。需要進行更新的研究才能充分了解豬群之間的感染途徑。」

「非洲豬瘟病毒當然也可能有其他感染途徑。我們需要更多的研究來找到其主要的途徑。在我們有疫苗之前,然而,目前還沒有疫苗,且對農民來說也是價格昂貴的,我們可以藉由其他更經濟的管理措施來克服這個問題,這是首選。對於一些大型畜群,例如在波羅的海周邊國家和東歐,在畜群周圍有野豬,你必須考慮是否應該進行投資以防止蒼蠅進入畜舍。」

blood_fly 以感染了非洲豬瘟病毒的血液餵食籠內的蒼蠅
他的結論是:「隨著新的或舊的動物物種的入侵—比如野豬,畜牧業面臨致命和昂貴疾病的風險也隨之增加。這就是為什麼丹麥養豬業和丹麥當局決定在德國/丹麥邊境建造圍欄,以防止野豬進入。如果我們把野豬擋在外面,同時也會把感染非洲豬瘟病毒的蒼蠅隔絕在國境之外。」


參考資料
譯自